央视《时空连线》:谁让彩票失去公信力? 文章来源:信誉彩票平台   2019-04-22 16:30

  刘亮,今年17岁,是陕西省西安市的一各保安。3月23日,在西安市即开型体育彩票的现场抽奖中,他抽中了一辆宝马车。但是两天后当他来领车时,却被这个销售彩票的杨永明指责为制造了假的中奖彩票。刘亮不服,当场爬上十几米高的广告牌以示清白。随即,警方介入此案调查。刘亮和杨永明究竟是谁在说假线多天来,这件事情牵动了每一个关注此事的人。

  5月10号,警方向社会正式宣布,三月下旬发生的宝马车彩票案已经初步查明,由于彩票管理部门用人失查,监查不利,导致发行人杨永明和他的同伙骗走了三辆宝马车,目前杨永明已经被刑事拘留。当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西安市公安局的人告诉我们,为此他们已成立了专案组,由于其他重要的涉案人员还在逃,为了不影响对他们的抓捕工作,目前警方不宜向社会露更多的信息。

  位于西安市中心繁华区的体彩大世界号称中国西部彩票第一店,就是杨永明销售即开型体育彩票的主要销售点,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就在二楼。是警方所指的用人失察的彩票管理部门之一。杨永明造假案被警方揭穿后,这个管理部门是否采取了应对措施呢? 记者在上班时间没有找到该中心的负责人,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在走廊上拦住了记者。

  工作人员:我们最大的担心就是对我们的电脑彩票的销售会产生影响,那么从现在事实上来看已经有这个趋势了。

  虽然担心今后彩票不好卖了,但彩票管理中心的人看起来似乎不愿意正视这个现实。而记者在销售大厅对一些彩民的随机采访,却似乎印证了这个担心。

  彩民一:假票出来之后,我们都上当了。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那下次还敢不敢买了?不敢买了,他把社会搞坏了。

  更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看到记者采访彩民,原本正在大厅里电脑前销售彩票的10名人员,竞在上班时间离开工作岗位,全部走掉了。

  彩票销售和管理的漏洞虽然给不法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但是做为本次彩票销售现场的监督方,西安市新城区公证处,原本应该能识破造假者的手段,在假票案暴露后,他们是什么态度呢?在该公证处,记者看到空着的两张办公桌恰好是当时彩票现场的两名工作人员董萍和陈燕的桌子。

  公证人员武航:我现在回答不了你,现在一个是公安在介入,我们司法系统内部也在介入调查这个事情。

  显然,这个造假案的深入调查将会涉及到越来越多的人。但是,对于想以死来证明自己清白的刘亮来说,这个结果无异于挽救了他的性命,当天晚上10点多钟,记者来到西安市郊区刘亮家。刘亮一家正沉沁在喜悦中.

  刘亮伯父:我希望首先给刘亮恢复名誉,这个娃还小,往后的路还长呢。给刘亮的一家人也恢复名誉。第二个就是要给他兑奖,包括他的精神损失和名誉损失等一些方面的赔偿。

  主持人;在这个案子当中有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爬上了广告牌最后导致案情公布在公众面前的刘亮。接下来我们首先来连线当事人刘亮。现在案子进展到这一步了,你有什么样的想法,你还想要回你的宝马车吗?

  刘:我25号爬上广告牌之后,在四月几号我就记不清了,4月7号、8号,我家门口有两个小伙子,在门口蹲着,身体也挺高大的,胖胖的。我打电线点了,送客人出去,他在家里边门口蹲着,然后看见我们出去,他就走了,往上走,我堂哥往上逛去了,他跟在我堂哥后边,我打电话叫了我们村的几个小伙子,从底下上来,准备跟一下他们,看他们往哪儿走。在我们村子里边的田地里边,还有4个小伙子,总共6个,他们在野地里边停了一辆车,开着车走了,一辆金杯,大概是金杯吧,面包车,开走了。之后有人冒充记者来我家探讨一下底细,摸一下底细,也有人冒充彩民来我家。

  刘:他们来,第一个就是问看能不能私下了结这个事,我说不能,因为什么?这牵扯到国家从省级领导到市级领导,到区级领导,内部有些个别人产生,有受贿行为,我不能放纵他们,我不可能私了,不能让陕西省以后办彩票欺骗广民,几千万彩民。

  刘:这个事情我觉得当地派出所,就是片警很重视这个事,他给我实行了24小时监护,24小时保护,我说这个不用,他们晚上10点多两位巡警开着巡逻车在我们家门口,开始巡逻,直到第二天早上天亮他才收队回家。

  刘:我也是受到诬陷了,市体彩中心的樊洪站长,他就指着我,我上台的时候和他谈去了,他指着我就说你这个彩票百分之百是假的,你拿的彩票是国家60万来了,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告知彩场的广民不要购买彩票,彩票是欺骗广民的。

  刘:我爸病也犯了,我奶奶整天也急着这个事,家里边的人只有我没病,可以说我是一个小伙子,整天活泼的很,发生这事整天还是这样的,不操心这事。我爸、我妈、我奶奶,连我在外地当兵的哥哥都操心这个事,只有我不操心这个事,我感觉没啥。

  刘:我周围的人说他们以后不会信这个彩票。还有人,怎么说呢,不懂文化的人骂国家,说是国家发行这种彩票,骂国家呢。连我奶奶不懂文化的都说国家玩不起就不要玩这东西,欺骗小孩的嘛。我就说这不牵扯国家,牵扯个别人,内部有个别人造假,这不牵扯国家。现在党和政府还是挺支持的,党和国家都是挺支持人民的。体育事业以后的发展,就看这次事故怎么处理了,这个事情处理好的话,案子处理好的话,国家的体彩这个事业,公益事业,以后发展肯定还是很好的。

  主持人:刘亮,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有判下来,但是因为杨永明他自己已经承认了,说他在整个过程当中做了假,我们来做一个假设,如果这一期的彩票作废了,也就是说你拿不到你的宝马车了,你怎么办?

  刘:这个事情我没想过。要是这样的话,我相信西安市这几千万彩民,他卖了1700万,本来是6000万即开型的,卖了1722万,至于这个数字,彩民就不用说多少万彩民了,几千万彩民都不用说了。至于你说的彩票作废,这是不可能的事,这些彩民不允许的。我也接受不了。

  回顾这个案件的过程当中,我们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我们一直在想,本应该是由体彩中心经营的彩票,为什么会承包给了杨永明这个个人。接着就是杨永明用什么作假手段,使中奖的宝马最后都可能落在自己人手里。在作假的过程里监管人上哪里去了?如果他不是碰到刘亮这个执着而又有原则的人,是不是这个案件还不会暴露出来?

  下面我们要连线的嘉宾,一位是中央电视台的前方记者张鸿勋,他一直在关注这个案件。第二位是社科院的研究员杨团。

  主持人:这个节目一开始我也采访了刘亮,我的感觉刘亮是非常执着,有原则的人。我想问一下张鸿勋,你接触了刘亮,也接触了杨永明。你帮我们判断一下,假设杨永明碰不到的不是刘亮这个执着的人,这个案子能暴露出来吗?

  张:很难讲。三辆宝马都是安排自己的托儿,他并不想把这辆宝马真的想给刘亮,正是因为他放错了信封,而且刘亮恰好有运气。400万,两块钱买一张票,有200万张票,有12个草花K,只有一个机会可以获得12个草花K里的一辆宝马车。刘亮运气好就好在杨永明无意当中放错了,他才拿到的。刘亮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小伙子,非常勇敢,当时他一气之下,几秒钟之内爬上了广告牌,吸引到各家媒体的关注,于是杨永明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越来越大,加上很多偶然的因素,我们才能够认识刘亮和杨永明。

  主持人:杨团女士,因为您一直研究这方面的事情,据您了解,这样作弊的事情,除了西安暴露的这起宝马案之外,还有没有?

  杨:据我了解,这么多年的彩票发行当中,有很多类似的作弊发生,但是没有这次揭示出来揭示的这么清楚。有些发生以后,都被当地的管理机构自己把它处理掉了。

  主持人:这个案子出来之后,你也在西安做了深入的采访,你觉得有没有影响到西安的彩票发行?有没有影响到彩票的信誉问题?

  张:我讲的细节可以说明这一点,26号刘亮爬上广告牌,进而体彩也是在那天结束了彩票的发售。同一时期福彩也在发售,延后了三天,在这三天过程当中,很多彩民知道了有刘亮这件事情,他们到台上指着彩票工作人员的人说我现在中了彩电的彩票,你把彩电搬到台子上放着我才把彩票交给你。

  主持人:就是彩票信誉遭受了危机。在这个案子中最后暴露出来最严重的问题,可能伤害最大的是什么?

  杨:我觉得这背后最可怕的是整个社会失去信任,社会本身信任的结构,不是钱可以买过来的,它是从人的内心生发出来的信任,而且它是和你的文化,和环境,和你的习惯都是相关在一起的。有的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说信任的生长周期是要以代来计算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让这代丧失了信任,那么这个信任就很可能要过几十年,要下一代才有可能培育出信誉来。我从这件事情看到的,当然还有很多的事情,我觉得老百姓越来越对这个社会丧失信任。这个信任,开始的时候它的丧失有可能由于比如说在熟人之间,我们本来是朋友,结果杀熟,你骗了我,我对你这个个人丧失信任,丧失信心,但是对于政府的机构还是很有信任感的。但是现在是政府机构里头出了问题,杨永明本人他就是一个彩票中心的销售主管,而且做了这么多年,他其实是代表,谁也不知道他是个人承包商,他是代表政府彩票中心这样一个事业机构来做销售的。人们信任他是因为信任政府,信任政府的体彩。出了这样的事情,当然人们就有权怀疑,不是杨永明的事情,而是体彩中心出了什么问题。体彩中心的背后是谁,你出了什么,这种就开始扩大,不是对个人的,开始对机构,甚至是对政府。

  主持人:就是说体彩中心把销售彩票的权利承包给个人的过程中,不仅把利益分给了个人,而且把政府的信用,国家的信用也给了个人?

  杨:对。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把这种信任结构给破坏了。信任结构的破坏我觉得是最可怕的,因为信任结构应该是一种制度性的结构,这种制度性的结构被破坏了,要想让它再恢复起来非常艰难。

  主持人:现在宝马案件司法介入,进入深入的调查,你了解整个案情,以记者的眼光来看,你觉得在哪些环节还是值得关注的?

  张:我有一个回顾,我在想有很多的偶然因素才导致了这样一件事情发生,首先如果说杨永明当时没有放错信封,如果刘亮是一个不是那么执着,他是一个老实巴交农民的儿子,第三,如果说他当时拿到的这张彩票,说他是假票,体彩方面自查之后查出是杨永明,为了信誉把这辆宝马车给了刘亮,刘亮不再闹,还有媒体不再跟踪,

  还有一个数字我今天下午看到了,在1984年中国出现彩票之后,到目前募集的社会公益金达到572亿多,也就是说社会公益金的概念,实际上是占整个销售额度的35%,也就是说有1636亿中国彩票的收入,现在都已经发生了,在西安体彩假票案件之前。这两者之间对应一下,我觉得我们都能够去想象一个,有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而这个空间对于我们每个人,或者每一个潜在的可能买彩票的人,或者对于体彩国家公信力非常相信的人来说,都是有一个有点恐惧的事情。

  主持人:我想鸿勋分析的一切偶然,其实还暴露出来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中间的监管到哪里去了。我想问一下杨女士,按照规定来说,像这样彩票的发行,谁应该起到监管的作用?

  杨:首先我们想到公证,但是这次很明显的暴露出来公证不公,公证应该核查每一个,尤其是经过了几轮,到最后一轮一搏的时候,你要查他的身份证,要查他所有的记录。

  这些方面公证到底做的怎么样,公证到底是属于它也在其中呢,还是一查一看了事,不过宣读一纸文件和做一下样子而已。因为这些年来……

  张:杨女士,我插一句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证据,这个问题我恰好问了一下公证处的董萍,就目前来看,新城区的公证处公证整个体彩的发售,公证人员叫董萍,同时代了一个助理公证员,我在采访她的时候就说你怎么能判断一个彩票的真假呢,她说我完全依赖于体彩,体彩说它是真的,那我只能说它是真的,就是你刚才谈的事情。

  杨:对。我实际上这些年,因为我以前做过不少次慈善活动,也参加过不少次,所以每一次几乎这些慈善组织,为了能够让公众相信,都要做一些公证。我看到的公证,我觉得每次都觉得它是走样子,因为两个公证员站起来,念一纸文书,表示我公证过了。我觉得实际上公证制度到底怎么去做才能够做到公证,它应该有一些什么样的程序,以及它如何发现问题,甚至它是不是需要为了公证要做一定的调查,这些我相信,据说很快要出公证法了,我相信不仅仅是这次问题在监督上,我们公众有赖于的信任的制度基础就是公证,而这个公证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新的信息,任何有效的,能够帮助公民的信息。但是不仅仅是这次事件,我以为是整个公证制度的问题。

  主持人:其实说到公证,我们也采访过一些公证处的人,比如说像彩票发行或者是一些开奖的现场,你们去做公证,你们能不能对这个奖最后是真实的来负责任,他们回答我们说他们只能对抽奖的现场负责任,但是整个彩票的运作过程他们是不能负责任的,比如说杨永明承包了彩票的发行,这件事情他们是不能负责任的。这事应该谁管呢?

  杨:像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就是彩票中心的问题,彩票中心应该按照国家的规定,像杨永明这样的人按照国家规定根本不应该让他承包,如果你做了承包,而且还做了销售主管,这件事情就是违反了国家的规定,就是违法的。违法的话,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实际上这个机构不仅仅是内部处理,因为我知道有很多机构,有什么问题都自己包起来,最后反正我处理掉了,别人都不知道,除了有个别领导可能知道以外,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实际上,社会要往前走的话,就是透明性、公开性。

  我曾经讲过慈善要玻璃口袋,要里外透明,不仅慈善是这样。政府现在说要为民作主,我是为民执政,要以人为本,那么政府为民作主,以民为本,就应该是透明度的,可视性很高。我们的政府从这件事情汲取很大的教训,怎样在为民作主,为公共服务方面建立起一套透明度很高的制度,建立起一套可评估的、可操作的,可以让公众能够知晓率很高的这样一套制度。

  主持人:最后我想问一下鸿勋,按照你现在掌握的线索,西安的宝马彩票案下一步可能还会有什么样的进展?

  张:在5月30号西安宝马彩票案里的刘亮,在五一节以前他已经起诉了,要求兑换宝马车,原定5月19号开庭,后来我跟法院和律师联系之后,可能要延期,说是在5月底,大概在5月30号。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律师也在收集证据,他的律师也不断地在跟我联系,他收集到证据里面的这些案情点,同时我们也了解到,在西安这个案子是由西安市公安局以及新城分局在一起设立了一个专案组,公安人员跟我们还是很配合的,有些案情的进展也在说,但是有些由于涉及到警方在侦破过程当中,所以不便于向外界透露,所以只能我们在等到5月底之后,看看案情是不是能够水落石出。我们也在等待。

  主持人:最后问一下杨女士,您觉得从西安的宝马彩票案当中,其实它引起的振荡波已经远远超出了西安。就全国的彩票发行来说,您可能能吸取一些什么样的教训,哪几点可能以后要注意?

  杨:第一点要严格遵守财政部的规定,不能够把彩票交给私人承包和发行,这点应该全国各地做一次检查,发现有这样的情况立即停止。第二点,应该是作为全国的福彩中心,包括体育彩票中心,要自己建立一套制度,这套制度是一种监察的制度。第三,我觉得应该是鼓励百姓举报,就是谁发现了有问题,要像那个小伙子一样要站出来讲问题,而且发现有问题以后,有关方面接到举报的话,要根据情况去查,除了自己政府要有监督的监察的机构,要有评价的机构以外,我说鼓励百姓来举报,可能是一个最有效的途径。还有我想对这件事情,关键问题是什么呢?信任是逐步培养的,这次对信任的毁坏应该讲问题是很大的,但是只要是各级政府部门以及做彩票的事业机构,能够真正按照中央最近所讲的,我们是以民为本的,这样去做好我们的每件事情,改正我们的问题,纠正我们的错误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希望百姓是能够相信我们的。

  这次的西安宝马彩票案带来最大的伤害恐怕就是造成了彩民和普通的公众,对于彩票以及一些机构的信任危机。而且更值得警醒的是由于彩票发行的不规范以及造假带来的信任危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希望这次的警钟已经敲的足够的响。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欢迎拨打
  
信誉彩票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