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新成立的国家散打队:选拔严格队中不乏大腕 文章来源:信誉彩票平台   2019-04-22 16:25

  国家散打队在成立仪式后的次日进行了一天的休整,昨天一大早就开始了第一天训练,本报记者受邀对刚成立的国家武术散打队的首日训练进行了独家追踪。这一天,国家

  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的一些部门官员也来观摩训练,当中包括担任国家队领队的竞赛训练二部(原称散打部)主任郑企平和竞赛训练三部主任章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卲世伟在今年春节后转任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成为中国武术行政领导中仅次于主任高小军与何青龙的第三把手。国家散打队的第一天训练,卲世伟就出现在训练馆。

  国家散打队的训练基地设在西安高新区的陕西省体育训练中心内,新成立的国家队也换了新训练馆,训练馆宽敞明亮,设备齐全,条件比原来的国家集训队的训练馆强多了。国家散打队总教练张根学介绍说,这个馆原来是篮球训练馆,现在陕西省体育局把它转给了国家散打队作训练馆。

  国家散打队第一批队员共有51人,男、女队员分别是33人和18人,他们是经过基础身体素质、基本技术、打圈靶、循环力量和实战5大项的严格选拔而入选的,可谓是真正的“大内高手”。国家散打队由这些年一直担任国家散打集训队教练组组长的陕西省武管中心主任张根学担任总教练,兼任山东散打队主教练的山东省武管中心翟寿涛任主教练,5名国家队教练员分别是江苏省散打队主教练于万岭、安徽省散打队主教练苏永伟、北京市散打队主教练单孝强、上海市散打队主教练陈养胜和散打队副总教练秦力子。

  据张根学介绍,国家队人员选拔标准极为严格,有资格参加选拔的选手不足70人,实际参加选拔的有59人。选拔进行了一天,成绩排在各级别前两位的运动员才有资格入选,有8人被淘汰。据国家体育总局武管中心竞训二部主任郑企平介绍,被淘汰的8人有的是因伤未能完成测试,有的是未能达标。张根学说:“我们选拔队员是综合评定,首先是看选拔测试成绩,其次是看发展前景。国家队的组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会根据队员的成绩进行动态调整。”在级别方面,国家队偏重于中大级别,小级别的入选人数相对较少,这是根据战略发展规律做出的选择。在去年的土耳其世界武术锦标赛上,中国散打队派出10人出战,勇夺9枚金牌,占散打项目总金牌数的一半,尤其是男子90公斤级的黄磊和90公斤以上级的陈彦召优势突出,标志着中国散打大级别的崛起。

  国家散打队的成立还引起了体制外的商业搏击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他们有自己的解读方式,第一感觉是国家武管中心想借此手段来加强资源控制和市场监管。在国家散打队成立当天,武管中心主任高小军在被记者问及国家队的建立有何意义时说,近几年世界著名搏击赛事平台频频向中国散打招手,以前都是地方选手代表国家出战,日后将由国家队队员出战,我们希望加强这方面的管理,真正把资源和市场管住。这就意味着,今后如果国家队成员要参加商业赛事必须报批,这样一来,以往地方队的优秀选手参加避开武管中心审批的商业性搏击比赛将成为历史,因为最好的选手都进入了国家队。

  在进行了各项热身后,国家队队员在主教练翟寿涛和教练的带领下开始了诸如腾空击拳及腿法拳法的单项训练。稍作休息后,队员们穿上了头盔、护胸、护腿等各种护具,进入首日训练的“戏肉”——对抗下的技术应用。只见这些散打精英拳来腿往,闪转腾挪,将中国武术散打技术体系下的踢打摔等技法几乎悉数端出,好一派生龙活虎的气象,而教练则不时在旁指导,女教练秦力子在拳法训练中还对柳海龙之后的新一代散打明星、来自河南队的张开印进行了指导,而作为总教练的张根学就更没闲着了,除了示范指导拳腿对抗技术外,中国式摔跤出身的张根学还拿出了自己的拿手招数,将散打技术体系中的精华之一巧摔快摔中的一些招法传授给队员,让他们应用在攻防对抗中。

  随后,新上任的武管中心副主任邵世伟到场看望了全体教练与队员,他鼓励队员严格训练,在各种比赛上争取好成绩和赛出好风格,他还特别强调在训练中要注意运动员的安全,以科学的训练手段避免运动员不必要的身体损伤。

  国家队的首日训练展现出了良好的精神面貌,可以看出,队员对训练很上心、很来劲,而教练则不停地提要求、作指导。国家队主教练翟寿涛说:“我以前也当过国家集训队教练,在训练中还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说过那么多话。”

  首期入选散打国家队的都是各省级专业队的散打精英,当中更是有在国内的功夫王争霸赛和中泰争霸赛等商业搏击比赛中扬名的散打大腕,如国内两届功夫王黄磊,还有因在2009年底中泰争霸战KO了泰拳名将蓝桑坤而一战扬名、并于次年年底在中泰争霸战上击败澳大利亚的世界泰拳王韦恩而被公认为世界一流搏击高手的张开印,此外还有最近几年在中外对抗中频繁出场的白近斌、、付高峰、徐吉福、董文飞和赵帅等名将。

  即将满25岁的张开印说,能够入选国家队非常荣幸,国家队的选拔测试比以往严格很多,“过去一年我由于上课基本没有参加比赛,但是学习让我对散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训练和比赛有了全新的理解。国家队成立后我相信我还会继续提高,我的竞技状态还在上升期。”去年的功夫王级别冠军白近斌说:“进入国家队,我们有了归属感和荣誉感,觉得自己有了种奥运项目选手的感觉。”

  但也有例外的情况,安徽队猛将张军勇在国家队训练的第一天就提出申请要回地方队。张根学从教练员中了解到,张军勇已准备退役,在地方上找到了一份工作,怕在国家队时间长了会令工作泡汤。张根学说,既然已经准备退役,就不应该参加国家队的选拔。

  在设于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内的国家散打队队部,记者看到了国家队队员的档案,档案中分门别类详细列明队员的各种资料,包括家庭情况、个人比赛成绩、身体素质、单项能力、技术优缺点和体检报告。张根学介绍说,我们的管理是很规范的,今后还会进一步补充完善队员的资料档案。国家队的成立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是对中国散打人的肯定。现在有了正式的国家队,有固定的训练场地、教练组、科研后勤医疗人员,我们感到非常自豪,责任重大。

  张根学说,国家散打队的主要任务是亚锦赛、世锦赛、世界杯亚运会的备战,因此平时的训练都是散打技术体系内的训练,当然也会吸收国外一些搏击术的技术精华,将其融入到散打当中,将会有技术创新。至于那些规则更为开放,去掉护具的对外商业化对抗比赛,国家队会在业余时间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在搏击外战中,规则更开放,增加了肘膝的攻击,而一些散打的技法如将对手打下或者骗下擂台的技术,在搏击外战中并不适用,今后如有商业性的中外对抗赛,参赛的国家队员会根据比赛规则进行有针对性的备战。“总之,国家队成立后,中国散打的水平肯定会越来越高,今年的任务是亚洲锦标赛和世界杯,我们一定会在世界上打出中国散打的‘精气神’,延续去年在世锦赛上的辉煌。”张根学说。

  训练结束后,邵世伟在午饭时与国家队的教练们进行了交流,长期从事体育宣传的邵世伟说:“每个项目都要有明星,篮球如果没有了姚明会是怎样的光景?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华人明星林书豪。散打也应该有自己线日电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欢迎拨打
  
信誉彩票平台 版权所有